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消息
用AR带你足不出户去看展 Google虚拟博物馆
2020-03-31  

  Google Arts & Culture上线的全新板块Pocket Gallery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座虚拟博物馆。 首展Meet Vermeer展出了目前已知和公认的36幅荷兰黄金时代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的作品。
  这个名字或许并不为所有人耳熟能详,但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这幅画作在艺术史上却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这位一生都生活在代尔夫特的荷兰画家很少表现什么重大的场面,却以独特的光影、质地和色彩纪录下了17世纪尼德兰生活的日常。他柔和而坚定的笔触创造了一个静谧的空间,独特的质感仿佛能够捕捉到光线的粒子。


  
  View of Delft - 1661


  维米尔仅存的36幅作品目前分散在7个国家的18家艺术机构中,在现实生活中绝无可能同堂展出。不仅因为馆藏出借方面的困难、作品保护方面的顾虑,更因为收藏于波士顿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的The Concert早在28年前就被两名伪装成警察的小偷盗走,至今下落不明。


  
  The Concert (Stolen) - 1664


  在真实的博物馆里看到所有维米尔的作品绝非普通人能够实现的奢望,能看到一半都已经极其幸运。2017年初巴黎卢浮宫举办的“Vermeer et les Maîtres de la Peinture de Genre”联合多家艺术机构展出了12幅维米尔的作品,史无前例的展出规模为其获得了各大媒体 “年度大展”(exhibit of the year)的高度评价,引得法国民众纷纷排队参观。目前正在东京 (即将在大阪)展出的9幅作品,也构成了亚洲艺术史上规模最大的维米尔展览。
  然而现在,这36幅作品通过AR技术实现了相聚。
  这个项目由荷兰Mauritshuis博物馆和Google Arts & Culture联合发起。Google带着独家的Art Camera环游世界为每一幅作品制作了超高清图像,然后由Mauritshuis的策展专家策划、呈现了这一场精神和感官的盛宴。
  这座虚拟博物馆按照作品的主题分为了7个展厅。观众可以使用Google Arts & Culture的APP或网页端自由地探索这7个房间,依次是:
  Room 1 Storytelling
  Room 2 Concentration & Flirtation
  Room 3 Correspondence
  Room 4 Music
  Room 5 Tronies & the City
  Room 6 Narration, Symbolism, Allegories
  Room 7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AR技术完美地模拟了亲历博物馆参观的过程,展品悬挂在各个展厅的墙面上,随着观看者的移动,作品在屏幕上的面积也会随之改变,细节也随着观看者的靠近展现得更加清晰,还能实时查阅关于作品的文字信息。


  


  除了在这个虚拟的博物馆中漫游,还可以按上述的主题仔细查看每一幅作品,随着文字的引导去关注那些很可能被遗漏的细节。比如这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维米尔只用了极少的笔触勾勒少女脸部的轮廓,鼻子自然地融入了右脸颊的粉色之中,事实上维米尔根本就没有画出少女的鼻梁。而这颗点睛的珍珠也只由两笔深浅不一的白色弧形绘成,丝毫没有更多的修饰。这种极致的观看体验,仿佛是贴到了画面跟前,即便在博物馆看真迹,也很难有这样的近距离瞻仰的机会。
  除此之外,策展人还提供了一些独特的观看视角,以“珍珠”、“音乐”、“地图”等元素为切入点,去理解维米尔作品独特的构思和布局。例如,艺术史学家认为,维米尔画作中频繁出现的地图侧面反映了荷兰黄金时代昌盛的全球贸易催生的制图业发展。还有,维米尔时常使用其他艺术家的画作作为他画中房间陈列的一部分,出现在背景中的画作时有重复,但仔细观察会发现,维米尔会对原本作品的内容和尺寸进行再现和调整,为自己的创作实现最佳的视觉效果。
  另外,每一幅作品都有它挂在其所属博物馆展出的实景可以访问。由于每座博物馆空间和装潢的差异,观看体验也十分迥异,值得探索一番。
  除了聚焦于作品本身,Meet Vermeer这个虚构的展出还集结了大量的多媒体信息,探讨了维米尔作品当今的重要性,以及在流行文化中的再现。Google还邀请了YouTube原创视频作者围绕维米尔的主题制作了不同角度的视频,从颜料到技法,提供了更多理解维米尔的可能性。
  不得不说,Google的这次尝试让人眼前一亮。
  其实在此之前,已经有不少艺术机构开始向公众打开大门。芝加哥美术馆公开了馆藏近5万幅画作的高清大图, 大都会博物馆也慷慨地献出了其过去50年里出版的569部画册,但这些突破很少能给观众带来真实的观展体验。
  我们逛博物馆所收获的不仅仅是作品本身,更是策展人对作品的理解和再现。我们的记忆也极大程度上依存于作品与空间共同构成的体验之中,这是一个讲故事与听故事的过程。而不管是看传统的艺术画册还是在线的高清图,都失去了这个讲故事的过程,也失去了整体和细节微妙的平衡。
  而Google的虚拟博物馆,在专业策展人的指导之下把所有的画作陈列在同一个空间,这其中既有一个逻辑性的串联,方便观众理解、记忆,也通过空间与作品及作品之间的彼此参照,让观看者对其真实的体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个人而言,这几个小时的体验甚至超过了一个真实的展览。事实上,博物馆里来来往往的人潮根本没机会让你驻足一幅心仪的画作之前静静欣赏,更不用说你也没可能距离画面如此之近。再者,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真实的展览中很难吸收多媒体导览中呈现的内容。而虚拟博物馆所创造的体验则全然不同,你可以在自家空无一人的宽敞空间里,端一杯热咖啡,放着喜欢的背景音乐,放任自己进行一场精神和感官的漫游。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Google可能真的开创了一个艺术观赏新时代。
  以下是参与本次展出的18家艺术机构及36幅作品的清单,感谢他们。
  荷兰:
  Mauritshuis, Hague(3幅)
  - Diana and Her Companions (1656)
  -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1665)
  - View of Delft (1661)
  Rijksmuseum, Amsterdam(4幅)
  - The Milkmaid (1658)
  - Woman Reading a Letter (1664)
  - The Little Street (1658)
  - The Love Letter (1670)
  美国: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5幅)
  - A Girl Asleep (1657)
  - The Allegory of Faith (1672)
  - Woman with a Water Jug (1662)
  - Woman with a Lute (1663)
  - Study of a Young Woman (1667)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4幅)
  -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1663)
  - A Lady Writing a Letter (1665)
  - Girl with a Red Hat (1666)
  - Girl with a Flute (1670)
  The Frick Collection, New York(3幅)
  - Officer and Laughing Girl (1657)
  - Girl Interrupted at her Music (1661)
  - Mistress and Maid (1667)
  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 Boston(1幅,被盗)
  - The Concert – 1664
  Leiden Collection(1幅)
  - A Young Woman Seated at the Virginals (1672)
  英国:
  National Gallery, London(2幅)
  - Lady Standing at a Virginal (1672)
  - Lady Seated at a Virginal (1672)
  Kenwood House / English Heritage(1幅)
  - The Guitar Player (1672)
  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 Edinburgh(1幅)
  - Christ in the House of Martha and Mary (1655)
  Royal Collection Trust, London(1幅)
  - The Music Lesson  or Lady at the Virginal with a Gentleman (1665)
  爱尔兰:
  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Dublin(1幅)
  - Lady Writing a Letter with her Maid (1671)
  法国:
  The Louvre, Paris(2幅)
  - The Lacemaker (1670)
  - The Astronomer (1668)
  德国:
  Gemäldegalerie, Berlin(2幅)
  - The Wine Glass (1660)
  - Woman with a Pearl Necklace (1664)
  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 Dresden(2幅)
  - The Procuress (1656)
  -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1659)
  Herzog Anton Ulrich Museum, Braunschweig(1幅)
  - The Girl with the Wine Glass (1660)
  Städel Museum(1幅)
  - The Geographer (1669)
  奥地利: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1幅)
  - The Art of Painting (1668)

 

 

 分享: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主办: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 北京市文物局 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
承办: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信息中心  北京数字科普协会 首都之窗运行管理中心
京ICP备10006078号-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8401

用微信扫一扫

数字科普微信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